800小说网 > 刀笼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见剑

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见剑

800小说网 www.800xs.org,最快更新刀笼 !

    长烟道人眉头微皱,他是大峨派此地的看守,十数日前,一群大峨派小辈精英,如徐凰凰、玉童子、独眼尼、青空子等晚辈来此历练,一去不回。

    这数日,他明显感觉到,天牢山的魔气在无碧翠峰镇压后,又有回潮的架势。

    甚至数位老面孔,几位魔门长老也时不时的露个头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什么好迹象!

    一道剑影飞来,化作弟子谢合璧的幻影,幻影急声道:“师尊,外围魔气狂潮,疑有魔物出世!”

    “魔物!是什么魔物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疑似人形。”

    长烟真人想了想,道:“你先退回去,等为师过来,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不过远在千里之外的谢合璧并没有打算听对方的话,而是剑光一闪,出现在了天空上的巨大黑洞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虚空乱流!”

    谢合璧色变,他的剑锋在这乱流之中,如同狂风骇浪下的一叶扁舟,随时都可能被卷到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终于,一次红色的虚空乱流冲下,谢合璧挡无可挡,身影直接消失。

    而片刻后,长烟真人赶至,看不到谢合璧,顿时面色一变,而看到这种红色的虚空乱流,又是一变。

    “这种程度的虚空乱流,已经不只是‘传送’,分明是叠加世界,而且叠加的不只是一个世界,很可能是好几层,这种程度的怪物,在当年不是已经杀绝了吗!”

    徒儿很可能遭遇不测!

    眼见人影越来越大,遮天蔽日,长烟真人再无犹豫,反手祭出仙剑,下一刻,剑身化作了浓烈烟雾。

    剑气化丝、化云、化罡都是常见,但把剑气炼到化烟雾,便是大峨派,也只有他一人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他将剑气凝炼到了一种芥子大的程度,放出去便是烟雾滚滚,而且威力惊人,一般材质的法宝被其扫过,直接就化作糜粉。

    戚笼刚从外围走出,迎面便是这股剑雾,直接被喷的毛孔碎裂,而无数道剑气更是在毛孔之中膨胀,游走,四处杀伐,要将一切有形之物斩成无形。

    然而长烟真人不仅没有惊喜,而是露出一种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因为那被自己看家剑雾吹的支离破碎的人影,居然无所谓的转了转头,然后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峨派的人?有没有见到一个驼子!”

    “魔物!还我徒弟命来!”

    “你徒弟?是不是刚刚我不小心撞到的一只蚂蚁。”

    长烟真人顿时双眼发红,剑雾绕身九匝,一股强烈的禁法演化气息显出,雾气所过之处,周身虚空都被斩的粉碎,似乎眼看着就要拼命。

    “我如今还是比较好说话的,你出手一次,我不计较,但你再出手,你会死的,”戚笼漫不经心的道,黑衣的衣角微微动了那么一下下。

    “呦,你赢了!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旁边的虚空像是鼓了个大包,地驼老的大脑袋钻了出来,看着长烟真人的动作,老眼一眯,下一刻,便出现在了二人之间,同时,那一套剑道禁法完整的轰在了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驼子的上衣瞬间爆裂,露出满是伤痕的表面,尤其是脊椎,漆黑通透,直接镶嵌在体外,因为其脊柱骨有三十五块,比常人多上两块,所以只能弓着身子。

    然而当更高层次的灰色剑雾轰在他的背上时,以脊椎为中轴,整个背部骨头浮出,居然硬生生挡住了这一套禁法。

    一丝血水从地驼老的嘴角流出,他单手一抓,好似抓在虚空中,猛的一抽,下一刻,天地一变,黑色脓液像是被抓出一个洞来,不断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下手还真狠。”

    长烟真人这才注意到,四周的景象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,变成了一个个脓疱,每一个脓疱都在挤压自己,已经让自己的身形都被压成了一个奇异的形状。

    若不是地驼老一把抓破脓包,化脓止血,那么自己会落个什么下场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长烟真人打了个寒颤,忙道:“前辈,这魔头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魔头了,人家可是你们掌门的朋友,还是东华山的副教主。”

    地驼老抠了抠太阳穴,一丝晶莹扣了出来,屈指一弹,弹到了对面,戚笼伸手一抓,顿时关于‘六圣’的资料全部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三清、阴阳,还有一位……

    “还未出世?”

    “还未出世,”地驼老奇异的笑了笑,“天帝只是明面上的招牌,站在这方天地背后的大人物们,才是真正的掌控者,这些人可在‘七十六等’的范围之内。”

    戚笼眉头一扬,道:“这些人的层次,难道能达到当年开天九圣那一档?”

    “九圣死了,这些人没死,这本就说明了很多,活着才是最强的,死了只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地驼老顿了顿,道:“还有,道可道,非常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,这些天界大人物们的层次比起大多数外神都要高,只要与他们有关,你所说、所念、所想,都能让祂们感知,虽然大多数情况,祂们并不在意,但是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上古之时倒还罢了,如今这后天世界,知道祂们的可不多,很显眼的。”

    戚笼精神一凛,念头一动,顿时把这份记忆封印在最深处,除非特殊情况,不然他自己都不会记得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如来未成道时,得罪这些人可是有些狠,他成道后,这些人奈何不得他,但是你如果跟佛门走的太深,祂们未必不会找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戚笼笑了笑,对方还真是喜欢给佛门上眼药。

    “木王公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不知,五剑出世后,自然知晓。”

    地驼老又看向长烟真人,不屑的哼了一声,“打又打不过,认输又不愿,你们大峨派的剑术若是不够高,便就显的格外矫情,放心吧,你那个笨徒弟还没死,等回头老驼子把他捞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驼老前辈!”长烟真人终于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先天五太出世,那五个小矮子也不知凑齐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五个小矮子?”

    “先天五矮,也就是五劫剑的主人,其中一个你不是见过么,云师太跟驼子说过,若不是她出手,你差点就把那小子给撕了。”

    戚笼回忆,原来是先天元胎那小童子,有点印象。

    “走吧,莫要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真是性急,这点像驼子。”

    两个七真,便是魔母宗全盛之际,都能闯上一闯,旁人避之不及的凶地、险地,对于他们来说,只是多少费点手段而已。

    若无意外,只有在与木王公交手时,这二人才会真正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二人直接无视长烟真人,再度消失。

    长烟真人心绪不宁,他很想跟上去,然而这二位很显然没有带他玩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正不正、魔不魔,乱人心矣~”长烟真人跺脚长叹。

    当年圆老祖、归山老祖诛杀天下魔道,何其畅快风光,他虽然只是门内一个极普通的弟子,但能位列其中,也深感荣幸。

    然而魔道被剿灭,天地似乎依旧是这般模样,好是好些了,但似乎正道大昌,也就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如今又要伐天。

    历史上伐天的,不是上古妖神、便是天地十凶,就算是人皇,其实说到底,也未必多么好。

    上古的风气崇尚凶蛮、残酷,能在这般环境中成为人皇者……

    “逆天而行,这似乎是魔道所为,魔道没干成的事,居然给正道干了——”

    长风真人低沉的笑了两声,总感觉格外讽刺。

    “咦,这里居然有一位大峨派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长风么,我有印象,实力不怎么样的,不过一手雾化剑术的确不错。”

    长风真人心中一惊,连忙转头,却发现有两人站在空中,一位是北极老人,曾经的八怪之一,另一位则是一位不认识的孩童。

    这孩童哪怕站在原地,周围魔气居然在不断向他臣服。

    “杀了吧,”孩童眼中紫光一闪,下一刻,天空变的漆黑。

    “补天神王黑篆!”

    长风真人面色一变,转身便逃,然而下一刻,黑暗淹没了一切。

    杀死一个大峨派长老,孩童并未当回事,只是反复揉搓的眉心,小脸隐有剧痛。

    “伤势又犯了吗?”北极老人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是,只记得当初被那四位围攻,但之后的记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,奇怪,就算是主体死亡,本座也应该记得死亡画面才对,怎么缺失了这么一块?”

    北极老人也是皱眉道:“我只记得您的意识带我先逃走的画面,不过在走之前,我似乎看到您肉身中了阳道人的人皇剑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是被阳道人杀死的吗?”

    紫无极沉吟片刻,摇了摇头,道:“本座把你救下来,你该知道为什么吧?”

    北极老人叹了口气,“因为老夫的七个老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当年你们宇宙八怪被圆道人一人一剑击败,除你之外,其它七位都被他放逐到了域外,我从上界得到消息,那七人已经被七位外神占据躯壳,随时准备入侵人间,而你,便是他们降临的锚点。”

    “外神入侵人间,上界现在都不管了吗?”北极道人语气复杂。

    “哼,有什么好管的,”紫无极冷笑连连,道:“上界第一批仙家,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古仙人,不就是最早的一批外神么,现在脱去神壳,化作仙形,一个个的,就想着洗白身份了?”

    “在本座看来,上古剑仙做的很多事都虚伪至极,但是杀了这一批古仙人,却是爽利到了极点,既然要乱,便乱个彻底,大乱方能大治。”

    二人的身影渐渐走入魔气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定,我们乱,哪有这般好事,天帝出世,荡涤乾坤,上面下面都要扫个干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天牢的深处,两个童子正在狼狈的到处逃窜,其中一个正是玉童子,不过这个先天玉胎如今体表满是裂纹,看上去甚是吓人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,则是一个粉雕玉琢的道童,梳着一个可爱的道髻,手持浮尘,明明在逃跑,却依旧是一本正经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无量道尊,玉道友,你跑错地方了,那是水魔宫的方向,我们来的时候便是这么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早说!”

    “君子食无求饱,居无求安,敏于事而慎于言,就有道而正焉,不确认方向,小道可不敢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魔女岂不是很快就会找到我们?”

    “五狱魔宫本就是魔母宗巢穴,对方又是魔母残余意识所化,找到我们其实并不困难,若非离师姐的神剑镇压住了一部分魔母意识,让她不至于聚合太快,怕是早就找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道童顿了顿,道:“如今之计,只有尽快找到那五口剑,只有五剑合一,才能够诛杀此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和我只两人,连那五口剑的一半威力都施展不出。”

    道童沉吟了下,道:“你还记得,我们之前经过鬼魅魍魉之隙,撞上的那个魔崽子吗?他似乎也能引起剑鸣。”

    “他可是魔物!”

    “不,我能在他身上感应到人气和道气,甚至还有太乙剑派的剑气,这一位很可能是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,”玉童子摸着下巴,道:“如今大部分魔道门派都已被灭,就算剩下那么一两位,也是歪瓜裂枣,怎么会被同门师姐看的上?”

    “试试便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两位童子计定,立刻调转方向,没走多久,之前所在之处就被黑暗吞没,一道女子身影缓缓从中走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同样是大峨派弟子的陈旭、徐凰凰、龙曦,则被一名大汉挡住,这大汉满头青发,体表像是被泼了硫酸一般,胸口更是有着一道明显的剑痕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重伤的大汉,对付这三位大峨派精英依旧处于碾压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大峨派,呵呵,又是大峨派,好的很!”

    大汉冷冷一笑,下一刻,浑身绽放出滚滚青光,青光之浓郁,几乎一瞬间,就把三人包裹。

    而三人千锤百炼的飞剑斩在青光之上,如剖牛革,半点划痕都么有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有那套剑,绝不是现在这般!”陈旭满是不甘。